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多少人仰望经济学家,分析师,评论员们,希冀他们能有一席良言,指点生财的方向。可惜的是,大多长期关注经济评论的人可能都要失望了,经济学家预测的准确性通常与掷硬币差不多。一些分析师甚至一直保持着准确率低于随机选择。毕竟,经济学不是科学。

在我看来,科学的基础是一套严谨数学体系和久经证实的物理定律,其最大的作用在于预测的准确性,从而人们可以使用工程的手段来生产出质量可靠的产品,满足大众的需要。之前在从事电子和芯片设计行业时,我经常感叹技术的伟大,我们几乎可以控制每一个电子的速度和方向;通过模型仿真技术我们的预测准确度可以高达99.9999%;我们也可以系统的做出各种特性,功能强大的电子产品:Cell Phone, LCD TV, PC,无一不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是的,经济学不是科学,顶多算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艺术。因为千千万万的人们不是一个个符合物理定律的电子。即使在相同的情况下,每个人做出的决策也不尽相同,甚至完全相反。诚然,统计学把经济学研究升华到一个定量研究的层次。在大部分情况下,一群人的统计特性还是比较可靠的。例如,每对夫妻生男生女是不确定的,但一大群家庭中有50%生男孩还是比较肯定的。但这也不足以使经济学成为科学。尤其在当今的社会中,媒体和网络对群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统计特性也会随群体的观念改变而变化。比如在毒牛奶事件之后不久,全国人均牛奶消费量大减。这些突发事件因素,都很难溶入到一个定量的模型之中。另一个问题是,科学需要实践的检验,而经济模型通常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检验才有说服力。但在中国的高速发展的环境中,五年时间都会使人恍若隔世。经济模型和理论还没有验证之前,其研究的前提都很可能已经不再适用了。再加上政府政策对经济的重要影响力,使经济学家的预测更为尴尬,即使预测对了经济情况也会因为后来政策的改变而变化到相反的方向。例如在2009年初时,经济学家中,几乎一致预测房产价格会进一步降低。很显然,经济危机使失业增高,收入降低,经济发展降速使房价没有任何上升的动力。但事实恰恰由于信贷政策的改变而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更有意思的是,在众多唱衰中国的经济学家中,不乏学博天下的强人,但几乎没有一个人预测对,就是因为他们警告使我们的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化解了当时存在的问题。

所以,经济学不是科学。我们在看经济评论的时候,应当像欣赏一幅画一样,享受的应当是其过程,而不是其结论。

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要说享受,不如看电视,看电影,谈情说爱。如果不为解决现实问题,谁会关注经济?该不该买房,投哪支股票,找哪行的工作,做哪种生意……这些眼前的问题,都需要专家帮我们指点迷津。在我看来,这些问题说到底就是投资问题,也就是资源配置问题。到底把你有限的资金,时间和资源投入到哪里才能取得最佳的回报?这里的回报也不单单是金钱,友情,爱情,社会认同也经常是我们重要的诉求。

我的观点是,投资直如做人。

想必大家都曾经听师长说过,要学会做人。听罢大都摸不着头脑,现在难道不已经是人了吗?多年以后,稍有感悟,做人其实是不断了解自己,发现自己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你自身也会不断升华。逐渐清楚自己喜好什么,关心什么,信念是什么,理想是什么,也逐渐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在其中,你不但享受的是成功的结果,更尽兴的是其中坎坷的过程。正应了那一句,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投资不正是如此吗?你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和金钱,绝不应单单找寻到一剂良方,赚一笔。你应做的正如做人,你尝试各种投资工具,了解其特点和风险,你逐渐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喜欢哪种工具,自己拿手的策略。同时你也发现自己关注的是哪个行业,关心的是哪些人, 也逐渐有能力实现自己的理念。在其中,你享受的不单是丰硕的回报,更庆幸的是你掌握了实现财富的钥匙。

资本市场广袤博大,用各种策略皆能合理合法获得回报。有的人分析公司,做价值分析;有的人关注交易,做资本套利;有的人做经济分析,投机市场。他们都创造价值,使资金可以更好的在社会中配置,以最大的能力创造价值。当然还有一些人,依靠内部消息,操纵市场,也获利不凡。这正如社会之中,有大部分的良民在各种岗位中创造价值,实现自我。同样,也有各种罪犯游走于法律和制度之间,轻易攫取暴利。

投资直如做人,抄近路总是容易出头,但这是否真是你想做的那类人。还是你想做的是像巴菲特那样的人,走一条更艰难的路,独立的分析和思考,一辈子坚持自己的原则,在不断的尝试中找寻适合自己的策略,最终成就一番大业,并实现自己慈善事业的理想。这是你我的选择。

话题:



0

推荐

三友

三友

11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

人生快意之事,益者三友也,友直,友谅,友多闻。不谈公事,以博会友。 博主长期从事投资工作。 “A friend might well be reckoned the masterpiece of nature.” Ralph Waldo Emerson.

文章